• <tr id='YGGTCD'><strong id='YGGTCD'></strong><small id='YGGTCD'></small><button id='YGGTCD'></button><li id='YGGTCD'><noscript id='YGGTCD'><big id='YGGTCD'></big><dt id='YGGTC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GGTCD'><option id='YGGTCD'><table id='YGGTCD'><blockquote id='YGGTCD'><tbody id='YGGTC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YGGTCD'></u><kbd id='YGGTCD'><kbd id='YGGTC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GGTCD'><strong id='YGGTC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YGGTC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YGGTC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YGGTC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GGTCD'><em id='YGGTCD'></em><td id='YGGTCD'><div id='YGGTC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GGTCD'><big id='YGGTCD'><big id='YGGTCD'></big><legend id='YGGTC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GGTCD'><div id='YGGTCD'><ins id='YGGTC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YGGTC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YGGTC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YGGTCD'><q id='YGGTCD'><noscript id='YGGTCD'></noscript><dt id='YGGTC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YGGTCD'><i id='YGGTCD'></i>
                English郵件在線
                English 書記信箱 校長信箱 學院網站 部門網站 熱門站點 圖書館 | 郵件在線
                媒體南師

                關註暴行對幸存者後↘代帶來的創傷

                訪南師大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主任張連紅

                文匯報:南京大屠殺口述史研究▓經歷了哪幾個階段?

                張連紅:口述史在南京大屠殺研究中的運用由來已久,形成的豐富資料已成為南京大屠殺史料的》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階段,南京大屠殺發生後,口述記錄便已開始,當時從南京逃到後方的難民,包括公職人員和參加南京保衛戰的軍人等,通過撰寫回憶錄或者接受媒體采訪,控訴暴行。目的在於揭露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階段是抗戰結束後,國民政府先後成立了“南京敵人罪行調查委員會”“南京市抗戰損失調查委員會”“南京大屠殺案敵人罪行調查委員會”等機構進行了廣泛的社會調查,征集南京大屠殺♂案的證人證言,為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、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提供證ω 據。目的在於作證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階段是新中國成立後,相關部門組織在大陸的國民黨軍官撰寫南京保衛戰回憶錄,口述南京大屠殺記憶。目的在於從歷史記憶中吸取教訓。

                第四階段,上世紀80年代,日本右↙翼勢力否認南京大屠殺,將侵略中國描述為“進入中國”。南京市在編史、建館和立碑的同時,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展開了大規模系統調查,形成了一批珍貴的一手證言資料。同時,零散的口述采集也一直在不間斷地進行,目的在於反擊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匯報:近年來的口述研究又有哪些新變化?

                張連紅:從以上各階段可以看出,南京大屠殺口述史研究的內容、方法、目的都處於不斷的認識和深化之中。長久以來,南京大屠殺口述主要關註暴行,即幸存者受害史的特定一段,訪問也比較簡單,細節較為缺乏,共性大於個性,抽象記憶大於情感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口述逐漸側重於幸存者個人口述史和家庭微觀史,更能顯現戰爭對人性的摧殘、對美好生命的剝奪、對心靈長久的創傷。南京大屠殺是◆千千萬萬個鮮活的個人、家庭的災難,對幸存者而言,大屠殺的影響並沒有隨著戰爭結束而消除,肉體和心靈的創傷像夢魘一樣一直伴¤隨著他們的一生,甚至影響他們的後代。舉個例子,我們在湯山發現一位幸存者,12歲時一邊胳膊被子彈打斷,噩夢一直在繼續:成長中受到小夥伴嘲笑、農活也幹不了、找老婆特別難、結婚了又因為窮離婚,兒子也是極為艱難地養大……一顆子彈引發的悲劇,一個快樂的少年、一個家族的命運就此改變。讀完這個故事,全世界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會厭惡戰爭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匯報:為什麽要對幸存者後代做口述記錄?

                張連紅:許多幸存者的第二代、甚至第三代通過陪同祖父輩參加各種紀念活動,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擔起傳承南京大屠殺歷史記憶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對這些後代做口述記錄,第一個考慮是他們身份的特殊性。他們與幸存者朝夕相處,更了解幸存者的歷史,對戰爭創傷體○驗更有“切膚之痛”。記憶傳承是立體的、多維的、滲透式的,方式有很多,但幸存者後代這個獨特的視角是不可取代的。家族記憶、家庭傳承本身就存在,我們的口〗述記錄,就是把家庭傳承社會化,讓更多人緬懷這段記憶。比如,李秀英在口述時,旁人只會聽暴行,不會註意到,她可能會靜⌒ 坐一上午、可能講完之後久久無法平靜,而她女兒陸玲則會非常關註母親神情、舉止和習慣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考慮,從求證到關愛,通過幸存者後代的口述喚起各方對這一特殊群體的關註,國外的研究中,大屠殺的確可能對幸存者二≡代、三代造成傷害。幸存者常常被當作歷史證人的角色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,相對於物質生活狀況而言,精神創傷卻一直沒有引起人們的關註,這種情況應避免發生在幸存者後代的身上。他們對祖父輩的名字和故事有多敏感?他們講述後會不會整晚都難以入睡?我們不能僅僅在需要幸存者後代傳承記憶時才想到他們,這樣很有可能造成二次傷害,而是應投入更多@的精力去撫平他們內心的創傷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匯報:未來,我們需要什麽樣的南京大屠殺研究?

                張連紅:南京大屠殺的研究一步步加深,今後々可在以下三個方面繼續前進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,加強@ 學術性的深度客觀研究,即真相。史學界應盡可能占有不同視角的資料,認真考證、比較不同史料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二,除了研究暴行之外,對創傷研究要♀加強、受害者和加害者都要包含在內,這是全人類的創傷記憶,只有在深深剖析精神創傷的基礎上,才能真實地傳遞給外面的人,傳遞給後來的人,傳遞和平與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三,加強研究的國際性,要將大屠殺放到人類文明史的視角來思考。對於中日∮兩國而言,南京大屠殺不是復仇的種子,也不該成為一種歷史的包袱。我們的研究要和日本民眾連接起來,形成更多的共識,而非更多的誤解。同時也希望所有熱愛和平的人都來研究這段歷史。因為南京大屠殺不僅是南京記憶,更是世界記憶▲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趙征南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年12月13日 來源:文匯報

                • 更新時間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2月17日

                • 閱讀量

                • 供稿

                  文匯報

                南京市仙林大學城文苑路1號,
                大发快三官网app下载
                sun@njnu.edu.cn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? 南京師∩範大學 2020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        蘇ICP備05007121號
                蘇公網安備 32011302320321號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